<listing id="vffrn"><listing id="vffrn"><menuitem id="vffrn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listing>

<noframes id="vffrn"><address id="vffrn"></address>

<address id="vffrn"></address>

<span id="vffrn"></span>

    <address id="vffrn"></address>

    女保鏢與男保姆,兩個少數派的選擇
    不同的生活在同時發生。 人們分屬于不同的年齡層,處在不同的生活圈,有著或類似或迥異的家庭背景與教育程度,也許現實中,他們很難相遇、相識,以彼此的人生經歷碰撞出來一個火花四溢。畢竟,對一個陌生人展現出大量的好奇、乃至產生深入的交流是件日常生活中頗有門檻的事。 但在快手,這個門檻被大大降低了。 截至2022年6月底,快手上的“互關用戶”對數累計超過200億對,同比增長65.9%。他們借助快手展示
    2022-10-14 14:21:28
    來源:36氪“后浪研究所”??

    不同的生活在同時發生。

    人們分屬于不同的年齡層,處在不同的生活圈,有著或類似或迥異的家庭背景與教育程度,也許現實中,他們很難相遇、相識,以彼此的人生經歷碰撞出來一個火花四溢。畢竟,對一個陌生人展現出大量的好奇、乃至產生深入的交流是件日常生活中頗有門檻的事。

    但在快手,這個門檻被大大降低了。

    截至2022年6月底,快手上的“互關用戶”對數累計超過200億對,同比增長65.9%。他們借助快手展示著自己的生活的同時,也在這里看見另一種生活,破壁般地見證著彼此的迷茫、確幸、抉擇和努力……

    那么再進一步呢?當兩個選擇大相徑庭的人相遇,他們對彼此的生活不解卻又充滿寬容,隱約間或許還夾雜著一絲羨慕,因為別人做了自己無法完成的事、過著另一副人生。他們會想問對方什么問題?又在這樣的對談中解答了自己怎樣的困惑?

    這里是「后浪研究所」的特別策劃,“奇妙的相遇”。這一期是快手上兩個互關用戶,關于“選擇”的故事。

    張美麗,女生,00后,愛涂大紅色口紅,職業保鏢;

    劉華,79年中年男人,愛穿西裝與白襯衫,職業,原來是商場總經理,現在是養老院院長。

    張美麗圓臉,扎高馬尾辮,喜歡穿純色的運動背心,肱二頭肌若隱若現,看上去“不好惹”;

    而劉華,總是笑瞇瞇的,操一口地道的唐山口音,總愛帶著老人們一起唱歌跳舞。

    張美麗讀小學時就喜歡武術,但家里沒條件學,只能自己練體能,高考后如愿進入成都體育學院散打專業。畢業后進入國內最早從事安全防衛培訓的天驕學院的保鏢特訓營,準備成為一名女保鏢。而身邊同學大多決定去當老師或教練,無論男女。她選擇了一條極少數人走的路,且這條本就狹窄的路上女性更是寥寥。

    作為特訓營里唯一一名女學員,張美麗從未受到任何“特殊”照顧,一樣和男學員們進行實戰,完成同等強度的體能訓練,比如張美麗需要負重自身1.2倍的重量完成深蹲、硬拉與臥推。

    和男學員一起訓練的張美麗,受訪者供圖

    但現實中的保鏢工作并不都像想象中的刺激,打打殺殺的場景極少出現,更多是進行安全檢查,比如找到并防止隱藏攝像頭、定位及監聽等設備的出現?!拔覀兎蛇@么健全,危險情況很少,國內的保鏢80%都是在服務”,張美麗說,但即便如此,他們也要板住面孔,表現出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。 

    相較之下,劉華的工作內容就顯得頗為松弛。2019年,他決定辭去商場總經理的高薪職位,去做一名唐山市內養老院院長。但不只是照顧老人們的飲食起居,這里更像是一座老人們的“幼兒園”,他每天陪著一群“老小孩”唱歌跳舞,比如帶著二十幾位老人一起跳《新白娘子傳奇》的手勢舞,給奶奶們穿上一襲紅裙,跳上一曲《夜上?!?,或是自導自演一場《西游記》…… 

    和老人們一起“演戲”的劉華,受訪者供圖

    劉華和張美麗樂于將自己的日常分享到快手上,因為職業相對小眾,工作內容的特殊性使他們在這里收獲了一波粉絲和小小的名氣。但另一方面,他們也都因為自己所做出的“少數派”選擇而遭遇了各種偏見與懷疑,無論是性別,還是初衷。 

    有人對張美麗說,“你個女生,連自己都保護不了,你能保護誰?” 

    而劉華則被人質疑嘩眾取寵,并非在用真心對待老人。 

    他們也曾在無數這樣的瞬間懷疑甚至后悔過自己當初的選擇,但退縮從來不在這兩個人的選項里?!耙粋€字,干就完了?!睆埫利愓f。 

    大千世界中,我們從一個個具體的人物與他們所做出的選擇里看到了相同與不同,劉華與張美麗兩人性別不同、年齡不同、職業與人生經歷也全然不同,但相同的是,他們勇于選擇一條少有人走的路,并愿意讓人們通過快手,借助他們的眼睛去閱盡這其中的精彩與無奈。 

    而與此同時,我們也不禁好奇,他們到底為什么會愿意做出這樣的選擇?成為一個“少數派”會讓他們收獲更多的羨慕與稱贊,還是遭遇更多的爭議與誤解?基于此,「后浪研究所」發起了一場關于“選擇”的對話,試圖展現兩個人物的真實故事與這世界的多元。 

    以下為張美麗與劉華的對話,經「后浪研究所」整理后發出—— 

    關于選擇 

    張美麗(快手號nvbaobiao): 成為女保鏢,是因為我一直有一個保護家人的初衷。

    小學4年級那會兒,我父母在深圳開了家川菜館,經常滿客??赡芷渌宛^看不過去了,就找了一個社會青年來搗亂。那個人穿的花里胡哨的,看起來很兇,來飯館也不干啥,一坐坐一天,但來吃飯的人一看都不敢進來了,慢慢生意就沒有了。 

    那時候起,我就開始喜歡武打片、功夫明星。當時小,也不知道什么叫防衛能力,就覺得自己要能打,一門心思想學武術,但一直沒有學習的條件,所以我先在學校練了田徑,就當練體能了。直到大學,才進了武術學院,學的散打專業。畢業后,身邊同學有的去做了教練,有的做了體育老師。但我不想過這種按部就班的生活,感覺一輩子就望到頭了。 

    我就想走一條別人沒走過的路,看看自己能不能在這條路上做出成績。當時我有個師兄在成都的保鏢公司,我才意識到原來現實生活里真有這么個職業存在,就對這個職業特別向往。 

    出席任務的張美麗,受訪者供圖

    后來他們公司招聘,我就去了。但這份工作對專業素養的要求挺高的。之前我看過一些明星身邊的貼身保鏢,需要你整個人散發出來的氣質和氣場都很強,站在那就能震懾別人。后來就去參加了專門的培訓。 

    劉院長呢,為什么會選擇成為一名養老院長?我之前看過您的視頻,您都當到總經理了,為什么還是辭職了? 

    劉華(快手號lh15533877888): 10年前,我就組建了一個公益團隊,幫助一些貧困家庭的孩子,資助他們上學。資助過程中,我就發現,這群孩子是有人資助了,他們的爺爺奶奶老了卻沒人陪在身邊了。他們的家庭大多數都是因為父母生病才導致貧困的,最終病沒治好,錢也花沒了。 

    我心里就一直有一個結,要找一個好的養老院,把這些老人給安置進去。為了深入了解養老院,我和團隊成員就開始去養老院做義工。 

    我印象特別深,大概7、8年前,當時有個90多歲的老奶奶,在我們給她洗腳的時候,說“特別感謝你們,很長時間都沒人給我洗腳了?!?nbsp;

    你都想象不到,那老人的腳啊,就像鷹爪一樣,指甲都打了彎,轉一圈然后又長到肉里了。 當時我們義工團隊的其他人就說,“劉總,咱們建一個好的養老院吧,咱自己也不放心把老人送到這樣的地方來啊?!?nbsp;

    可養老院不是說建就能建的,需要了解很多事情。 但這個時候,一個好的契機來了,我們唐山有個企業家兩口子,說要投資建一所現代化養老院,看我團隊里很多志愿者,就找我合作,讓我團隊的成員們來做義工照顧老人,我資助那些孩子們的爺爺奶奶也能以優惠一點的價格來到養老院。 

    越做,我就越想深入這個行業。有一個公益廣告不是說嗎,讓老人“老有所養,老有所依”,但我覺得這只是基礎,我就想開一所“老有所為、老有所樂”的快樂養老院。 

    當時那個企業家說,“華哥,你來做養老院院長不就行了?”想來想去,我也覺得自己確實最適合做院長,畢竟有7年公益經驗不是?所以我們一拍即合,我就把商場總經理職務辭去了,毅然決然投到養老行業。 

    成為少數 

    張美麗: 為什么您覺得自己最適合做院長?這個行業里似乎也是女性更多。

    劉華: 當一個性別反差出現的時候,這個人必然有他能勝出的地方。比如我可以干女院長能干的所有事兒,因為我們這一行業,大型養老機構的女院長幾乎都是從護理員做起來的,升到主任,再變成院長。但我是從總經理下來的,服務我會比她們更細,管理經驗、以及思維的開放性我也有。 

    你看別人都叫老年公寓,我們為什么叫怡然安養院?我就希望老人來我這安養晚年。哪怕他就在這生活一天、一小時,他也是開心快樂的,他在這受到了重視,這就是我的出發點。 

    劉華、養老院護工和老人們,受訪者供圖 

    養老行業走進標準化到現在已經10年了,都沒有出現一個像我們這樣的養老院,為什么?這一行很多人都是守舊的。 

    我顛覆了很多東西,包括性別固化。每次我去開會培訓,基本上人群里只有我一個男的。就算有其他男院長,也都是來自一些小型養老機構,老板和院長是一個人。包括我們養老院的工作人員,除了我和廚師、電工,剩下的全都是女性。美麗身邊應該也是異性比較多吧? 

    張美麗: 是。我們營里只有我一個女生,每天都要和這群男生一起進行同等強度的訓練。他們的絕對力量肯定比我大,但也不會因為你是女生就手下留情。 

    其實我們女保鏢,對于前置風險的評估和發現要比男生強。身為女性,我們會假設走在這條路上,有沒有可能遇到流氓?這是一種先天的危機意識。再者,大家都說我們女生有天生的第六感,是吧? 

    我有一個好奇,您當初的職位已經很高了,說辭就辭了?沒有任何的顧慮?家里人支持嗎? 

    劉華: 也不能叫沒有顧慮,當時我的年薪也不少啊,而且我是給商場收了一筆好幾千萬的租金才辭職的。辭職是因為我想從零開始,全程參與一個養老院的建設、裝修到開業、運作。所以既然我選擇了這個事兒,就要把這個事給做好了,不能在爬坡階段離開。 

    當時確實是冒著挺大的壓力,來自家庭的、朋友的,甚至是社會輿論的。因為在他們看來,你一個商場總經理怎么到養老院當院長去了?你是不是沒混好???是不是被商場給怎么著了?其實都沒有。 

    所以我得感謝我媳婦,她特別支持我。雖然我在老人面前好像無所不能,但是卻沒時間顧及家里的事兒。比如有時候我們養老院為了老人們的安全,需要封閉一個月,我得24小時呆在院里。 

    這時候,家里邊的理解就特別重要了,我成為養老院院長之后,我媳婦就全職在家了。有時候她還會來養老院跟著我一起封閉。 

    動搖過嗎? 

    張美麗:想過回去接著當經理嗎?

    劉華:我真想過。倒不是因為這些評價,是因為院里第一個老人去世。那時候我們剛開業兩個月,前一天還和你一塊拍視頻的一個老太太,第二天一早突發心臟病去世了。就像身邊一個親人突然去世一樣,我接受不了。做商場總經理的時候,充其量碰上一個因為產品質量退貨的,這眼睜睜看著急救大夫在你面前搖頭,我就感覺自己不行不行的了。

    然后還面臨著第二個打擊呢。事后家屬就找我們,讓我們給說法,怎么昨天還好好的,今天就沒了?

    這兩個事集中到一起,我抑郁了20天。那時候商場又出高薪讓我回去,說不行你別弄那養老院了,給你加薪。我也動搖過。但覺得既然已經選擇了這行,就希望把這件事做好了。人,要在高點辭職,不能在最艱難的時候選擇離開啊。

    你呢?你想過改行沒有?

    張美麗:其實之前校長也問過我,對未來有沒有什么目標和想法,我就說有,我想趁著打得動的時候,去參加職業比賽,走職業道路。因為進入搏擊圈之后,看到一些前輩們為國爭光、身披國旗的畫面,我也希望自己有能力站上職業比賽的擂臺。

    其實保鏢只是我的一個跳板。很幸運的是,成為保鏢后,我認識了校長。他給了我很多支持,讓我進行專業的訓練,給我介紹了一些天驕學院的大咖,甚至幫我找一些機會報名參加職業賽事。

    網絡上有些人看到我的視頻,總說“你一個女生連你自己都保護不了,你能保護誰?”這就是認知偏差導致的職業偏見。

    我也不反駁,最有效的驗證就是把我的成績給你看。因為沒有人在乎過程,這對他們來說不重要,他們就看成績。只要你成績厲害,他們就認為你是成功的。

    出任務的張美麗,受訪者供圖 

    這些言語確實挺打擊人心的,還有很多人都覺得我是為了博取眼球或是蹭熱度。說實話,玩平臺的誰不希望自己發布的作品別人能喜歡,然后漲粉?如果不想漲粉,發朋友圈不就行了?院長應該有同樣的感受吧,您受到過爭議嗎?

    劉華:當然了。有的人總覺得我是在作秀、表演,說看我的視頻感覺不到快樂,甚至質疑老人是否真的快樂。我覺得,他們所說的快樂依據的是他們自己的感受。

    我是開了個先河,帶著老人一起唱歌跳舞,現在全國養老院都在模仿這種形式。但說句心里話,真的只是唱歌跳舞讓他們快樂嗎?其實大家都忽略了一件事,老人最需要的是什么?是被人關注,被人重視,要有自己的存在感。老人在我的養老院里邊得到了這些,找到了自信,恢復了自尊,甚至創造晚年的剩余價值。

    我不是在快手上發老人的視頻嗎?老人的家屬在手機上看到后都會給他們打電話,然后老人就會特別積極地參與進來。有一個80多歲的大姨,我給她拍《羋月傳》,她開始其實也沒在意這個視頻。后來她在美國的學生給她打電話,說“老師,我們在當地華人群里邊看到一個視頻,老師演的《羋月傳》?!彼查g,大姨的自信都上來了,演羋月的時候特別投入。

    和老人們一起跳舞的劉華,受訪者供圖

    大部分養老院都說把老人像爸媽一樣對待,但我覺得不夠。如果有一天,你對待老人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,那就最好了。我就想把養老院變成一個全托幼兒園。我現在在樓道里一喊,“咱們拍視頻了!”老人們都從房間里跑出來拍。

    因為兒女們也會給父母打電話,說“以后院長只要錄視頻,你就往他鏡頭里搶,我們都能看見,你好好表演,我們樂意看?!奔覍賯兌夹纬闪晳T了,睜開眼就點開快手,看看今天院長又跳了什么舞?其實他們關注的也不是跳什么舞,而是看我老媽、老爸參加了沒有?在里面表現的怎么樣???這是讓我最欣慰的。

    有人說我拍快手是在營銷,我確實在營銷。因為我想告訴全中國的養老院,老人們的快樂很簡單,但也真的很重要。

    未來規劃

    劉華:因為咱倆的年齡不一樣,所以我對你更好奇的是,將來你在選擇人生另一半的時候,會怎么選擇?擔心過自己的戀愛問題嗎?

    張美麗:擔心的太多了,我就邁不開腳了。魚和熊掌肯定沒辦法兼得,能把自己的愛好變成工作,這已經算是兼得了,如果要求太多的話,就有點貪心了。我現在一心想的是我這個職業能不能從事下去,至于感情這方面,現在還不是時候。

    因為我覺得自己現在學習的東西還沒夠,無論接觸到什么客戶,都是我很好的學習機會。我珍惜每一次任務,說白了,在國內市場需要請保鏢的幾乎都是大老板,我都能在他們身上學到不同的東西。比如一個房地產行業的女老板,40多歲,整個人特別干練,大學畢業后,我被她請到公司當貼身保鏢,跟了她兩個月。

    她特別自律。像我周六、周日訓練累了就想給自己放假,但她不會。她會去上一些健身課、搏擊課,每天給自己行程安排的特別規律、充實。這種自我管理和約束,很值得我學習。人都有惰性,就看這個惰性你能不能克制,這就是成功人士和不成功人的一個臨界點,這就是差異啊。

    劉院長呢?我相信您在那些老人的身上,肯定也能學到點什么。

    劉華:我們院里有一個80多歲的大姨,入住我們養老院之后,她身邊的老人都跟著來了。因為這個老人在年輕時候的為人是一個特別好的人。大家都相信她,都跟著她來住。所以你在年輕的時候,或者是有所作為的時候,就要做一個好人,然后等你老了,哪怕住進養老院里,你也是最受歡迎的那個人。

    張美麗:那您覺得自己有什么損失嗎?

    劉華:我覺得自己只有收獲,沒有損失。確實之前做總經理的時候,身邊很多朋友捧著你,因為你有用,對不對?找你買點東西能便宜,沒準也能給誰安排個工作。但你當養老院院長,別人能沾你什么光?所以身邊一些曾經的朋友會流失。但留下來的才是真朋友,失去的都不是你的。

    那我問問美麗,覺得自己成為一個女保鏢之后,有什么改變與收獲嗎?

    張美麗:之前我性格一直是比較內向寡言的,也不愛表達,喜歡在旁邊看著別人玩。但是進入這一行業之后,無論是來到天驕學院進行專業學習,還是進行一些直播,拍一些短視頻,我的口才都得到了鍛煉,也開始喜歡和周圍人去交流了,甚至喜歡開玩笑了。

    張美麗

    現在我也認識了很多搏擊圈的大佬,唐凱、王賽,還有張偉麗,我就希望自己也有能力站在職業比賽的擂臺上,以他們為目標。

    劉院長呢?聽說怡然安養院在今年年底可能就要住滿了,您有什么下一步的規劃嗎?

    劉華:我啊,現在就想做一個可復制、可推廣、可示范的“三可”養老院,讓大家知道,原來養老院可以這么干。把我這個“快樂養老”的模式,在全國都推開,然后讓更多的老人享福。

    原文來自微信公眾號“后浪研究所”(ID:youth36kr),作者:楊小彤、巴芮,經36氪授權發布。

    本文圖片來自:采訪供圖

    最新文章
    關于我們

    微信掃一掃,加關注

    商務合作
    • QQ:61149512
    人人爽人妻少妇妓女夜夜狠

    <listing id="vffrn"><listing id="vffrn"><menuitem id="vffrn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listing>

    <noframes id="vffrn"><address id="vffrn"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vffrn"></address>

    <span id="vffrn"></span>

      <address id="vffrn"></address>